廣東放生協會|由社會各界關愛動物的人士和團體組成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社會團體(法人登記證書序號粵社證字第1206號) - 方舟生存进化是网游
 
 
 
所在位置:廣東放生協會 -> 放生文化 -> 內容正文
試談放生與往生
來源: 廣東放生協會秘書處    更新時間: 2018-03-28    瀏覽: 1838 人次
 

放生與往生是個涉及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敏感話題,一般難以啟齒。偶與朋友聊起,感覺這一話題淵源悠久,影響深遠,若能通過互相交流尋求放生實踐的共識,也頗有意思。故冒昧投石問路,冀讀者茍以為可教而辱教之。

    巴金說:“許多人希望知道生,更甚于愿意知道死。而我則不然,我常常想知道死,卻沒有一次對于生起過疑惑?!保ā渡罰┤還湃嗽唬骸八郎啻笠??!保ㄍ豸酥獨紀ば頡罰┧覽叢從諫?,故想知道死也必需從生說起。

一、眾生 

眾生是釋家對具有感知能力的“生命”的稱謂,亦名“有情”。我們懵懂并無選擇地來到人間,相信所有的“生命”來到世間也是一樣。即使釋家有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如是”(《佛說三世因果經》)的解說,然而“法不孤起,仗緣而生”(常福法師《勸發菩提心文講記[02]》),因起也需要隨緣遷流的輔助條件?!吧敝衫?,儒家說是三才合一,“唯天地萬物之母”(《尚書·泰誓上》);釋家說是因緣和合,“諸法因緣生,我說是因緣”(薊縣白塔寺《偈語》);道家說是自然而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經》)。諸家之說有一近似點:“生命”是自然所生。我們基于出生而取得民事主體的資格,法定叫做“自然人”。從生物學意義講,其他“生命”也可以叫為自然貓、自然狗……,所有“生命”構成了自然界的大家庭。

 “生命”依自然屬性,一旦出生就固有大腦對自然界事物的面貌、規律、現象、本質、屬性的反應和認識的感知能力,并在特定的環境中體現出繁衍生息的本能,以不同的方式獲得滿足?!吧倍加辛瞪袼?,趨樂避苦之天性。釋家認為依緣起法則而流轉世間的“生命”是“知情意的綜合體”,不明白一切法緣生緣滅、無常無我的道理,“不但有感知能力,而且本能地以自我為中心,在情感方面有熾烈的‘我愛’,理智偏執而有牢固的‘我見’,意志則永遠極度重視自己而流露‘我慢’,由是而產生強烈的趨生畏死,趨樂避苦之本能?!保ㄊ駝鴉邸斗鸞搪桌硌А罰?SPAN lang=EN-US>

人有自然和社會雙重屬性。就自然屬性講,人是具有復雜語言、邏輯思維和制造工具并能動地改造自然本領的靈長目高級動物,與其他“生命”一樣有著繁衍生息的本能。人的知情意較其他“生命”有著絕對優勢,正如印順法師指出的人有憶念勝、梵行勝、勤勇勝等不同諸有情的殊勝性。人超強的知情意也會導致即使理智發達,意志堅強,但因多愁善感而身心苦多;就社會屬性講,人從一出生就存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人的本質在其實現性上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馬克思《費爾巴哈提綱》第六條)。眾多的人構成了人類社會,相互影響,相互作用,推動了社會的發展和進步。人的生命本能運動使其不能獨立于社會之外,否則就無法繼續生存。社會一方面構成滿足人本能生存的條件,另一方面構成約束人自身本性的機制。人類社會從野蠻向文明的發展過程,就是一個由人的本性原始動機和社會機制約束下人們行為實現的過程。

人有將心比心的感知,即用自己的心情,揣度其他“生命”的心情,而珍重其戀生惡死、趨樂避苦的天性,釋家名之為自通之法。如若有欲殺我者,我不喜;我若所不喜,他亦如是,云何殺彼?作是覺己,受不殺生,不樂殺生。(《雜阿含經》卷三七)這極類似儒家所說的良知。孟子說:“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良知也?!保ā睹獻印ぞ⊙А罰┛鬃擁摹捌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論語·衛靈公》)、孟子的“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孟子·盡心上》)等就是良知名言。自通之法在倫理學上被譽為黃金律定理。人是世上唯一的理性動物,對于弱者“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孟子·告子上》)。動物與人同樣具有戀生惡死、趨樂避苦等喜怒哀樂的情緒和痛苦的感知能力,依照自通之法道德關懷應該包括與人有同情共感的所有“生命”。明代王守仁說:“致吾心良知之天理于事事物物,則事事物物皆得其理矣?!保ā洞奧肌罰┮勒兆醞ㄖ?,我們應該像善待自己一樣珍惜生命,放生護生!

二、放生

放生護生是我國傳統民俗,具有深厚的歷史底蘊和廣泛的群眾基礎。據載,放生行為可追溯到春秋時期,恩足以及禽獸(《齊恒晉文之事》)之德更早至夏代。這一時期人與動物之間表現為既食用動物又把動物當作神的化身來崇拜的斗爭與共存的關系,放生護生的理念主要出于敬畏自然和善待動物。儒家的“三才合一”、“仁人及物”、“取物有節”和道家的“道法自然”、“物我齊一”、“仙道貴生”等放生護生倫理,是人們熱衷放生護生的思想基礎。佛教傳入中國后,大大豐富和發展了放生護生的理論和實踐。釋家放生主要基于“護生”和“度他”兩個善念和“緣起論”、“生命觀”、“因果說”三個理論。緣起的定義為“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雜阿含經》),就是說一切事物或一切現象的生起,都要有相待(相對)的互存關系和條件。既非憑空而有,也不能單獨存在。人類與其他“生命”是相互依存的,對其?;ぞ褪潛;と死嘧約?。即放生護生出自于“順應自然”;釋家認為有感知能力的“生命”沒有解脫之前在六道中輪回,都具有相同的佛性而“眾生平等”,只是在表現上有高低的序列。人類應該將其納入道德關懷的對象,并可通過佛法超度其上升到更高的序列。即放生護生出自于“關愛生命”;釋家認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SPAN lang=EN-US>(《纓絡經·有行無形品》)動物與自己的命運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關愛動物為善將會給自己帶來善報,殺害動物為惡其實就是在殺害未來的自己。即放生護生出自于“慈悲善行”。綜上所述,儒、釋、道家放生護生倫理的實質可歸納為尊重自然,維護生態;關愛生命,和諧共處;仁慈為懷,行善積德。

中國民間放生流行了幾千年,期間生態環境和經濟社會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傳承傳統的放生優秀文化,應該以時俱進確立現代放生理念,以適應新時代的要求。即使是宗教信眾,也要理解法緣的遷流,隨緣順應現代的環境條件。當前放生要把握三項基本原則:一是科學放生。我們放生的初衷是遵循自然規律和生命本性。因此每次放生都要考慮放生的物種、地點、氣候、方式等是否相互符順,以期達到最佳效果,起碼不要對生態和社會造成負面影響。二是依法依規。放生是對生態環境和人類社會產生直接影響的行為,必然要受社會的制約。我們放生一定要遵守國家關于野生動物?;?、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社會治安管理和民族宗教事務管理等法律法規,才能受到法律的?;ず蛻緇岬娜賢?。三是信仰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國憲法明確的公民權利,人們不得將宗教放生視為“迷信”而產生抵觸情緒;宗教信眾也不應該對政府的增殖放流和非本宗教的放生予以輕視。佛教認為“一切法皆是佛法”(《金剛經》)。只要你心中有佛,對于增殖放流或沒有宗教儀軌等放生,“你能夠用佛法去觀照,世間法也是佛法?!盟械鬧諫芄壞美?、得到快樂、得到歡喜、得到解脫,那才是佛法啊?!保ㄑС煞ㄊΑち厶常?SPAN lang=EN-US>

隨著中華傳統放生優秀文化與現代放生理念的有機結合,民間放生更加彰顯出維護生態平衡,弘揚生命價值,促進生活幸福的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逐步成為社會普遍認同的積德善行。

三、往生

“‘往生’一詞,不只是佛教徒百年之后,發愿投生到凈土,叫做‘往生’。世間上,凡是流動的生命,從此處遷徙到他處,都應該叫做‘往生’”(星云大師《感恩生活之道》)。在科學還沒有完全征服死亡之前,人總是要死的。有些人不想死,希望能夠長生不老,結果總是悒郁地死去。想到死的人是有的,但追求則有所不同。有的想壽終正寢,有的想歸宗成祖,有的想羽化登仙,有的想涅槃重生……有的想回歸自然,各自見仁見智。

“若問后世果,今生作者是?!保ā斗鶿等酪蜆罰巴斃旁蠐?,不信則無;而“今生”則誰也逃不過,且是人們行善積德追求善果善終的難得機遇。個人是短促的,人類和與人類互為依存的其他“生命”是永遠的,我們無妨放下自我,放眼那生生不息的人類及其他“生命”。自17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兒提出“動物是機器”觀點,宣揚動物不會感覺疼痛或動物的疼痛可以忽略不計等謬論,加劇了“人類中心主義”的影響,誤導人們對待動物從既利用又敬畏的傳統觀念向以主宰自居,隨心所欲貪婪暴虐地對待其他“生命”轉變。流毒至深仍為當今的主流意識,導致我們生命倫理的缺失。要為具有感知能力的“生命”討個“公道”,就必需引導人們確立公允齊物的生命倫理觀。上世紀60年代以來,特別是哲學家彼德·辛格和湯姆·雷根先后提出了“動物解放論”和“動物權利論”,推動了動物福利運動和動物權利運動的興起。我們倡導放生素食,宣傳放生護生理念,就是維護“生命”生存權利和應得福利的實際行動。公允齊物的生命倫理觀的確立,需要經歷一個漫長的人類理念更新和科學進步的社會變革過程,可能有待幾代甚至幾十代人的努力才能實現。但我相信,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一個人與其他“生命”平等友善,和諧共處的“生命共同體”一定能見之于世!

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為“生命”服務是無限的,我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生命”服務中去。如果相信有往生,我們生生世世為“生命”的解放事業而努力,可謂功德無量。直至圓滿如愿或所有的“生命”都能在“生命共同體”中歡樂自在地繁衍生息,往生的煩惱也就解脫或消淡了;如果不信有往生,我們為所有的“生命”造福,并開導子子孫孫遞相授受,讓營造歡樂自在的“生命共同體”事業代代相傳,今生的努力將隨著生生不息的“生命”而得到永生!

                       (廣東放生協會通訊員 鴿子)

 
 
返回上一頁面 關閉此頁面
 
 
 
廣東放生協會 - 方舟生存进化是网游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網站地圖 | 郵箱登錄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白云路113號白云大廈2310室 (地理位置)   郵政編碼:510199
聯系電話:020-83292138    傳真:020-8329213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2011-2019廣東放生協會 | 方舟生存进化是网游 
本網站由廣州·凈致設計工作室制作維護